您好,欢迎来到海林新闻网! 设为首页 WAP站 海林网址导航

生命是违反自然的东西,在宇宙里并不常见,在太阳系其他孤寂的星体上没有生命,反倒应是宇宙的常规。 此刻风行云就在雕像头上跳着,时不时地会滑上一个趔趄,要是真的滑下去就用不着等展翅日那天再飞了。不过风行云不太在意这些,疾风拍打着他的胸膛的时候,呼吸着这带咸味的空气的时候,风行云就把一切都忘了。

>
2020-5-28
可是假设人类能不停轮经历各种不同的生命形式消受可爱或可恨的不同生命那只是生命轮流转再没有公平或不公平的分别。
只有那样才能真正全面地去体会生命。
人类再不用恐惧其存在到坟墓而止。
每一个生命只是永久里的一小段插曲智慧或愚笨、英雄或懦夫亦不外不同的经验从不同角度去体会生命本质上没有任何分别。
每一个人生只是一个站头人的出生像泊码头埋站作客完毕开船起锚继续另一段旅程。
可是生命实在太实在了我们被困在生与死间的囚笼里生死之外的猜想没有一件是能被百分百去证实只能相信相信有或无。
也只有这样眼前的一切才能成为头等注意的大事使我们忘情地投入忘记了过客的身分成为生命游戏里忘记了那只是一个游戏的参予者。
假设真有轮回的话。
忤逆生命是个由无到有由有到无的奇异过程。生命依赖物质而存在却是与物质截然不同的东西没有人了解生命的意义因为人只是生命本身的一部分生命本身的局限令到它无能作出超然的反省只能身不由己地随着生命发展的洪流冲往时间无尽的深处闪出刹那的光芒。或者生命的意义只限于此。

疾风起来了从那些巨大的石头雕像上飞速掠过在陡崖上荡起一阵黑黝黝的回声甚至压过了雕像脚下永久的怒潮。

这儿的怒潮声极为著名也极为可怕。航海人每每听到这凄厉悲苦的风的呼啸都会心惊胆战恨不得立刻抹头就跑。这刺骨冰寒如泣如诉的风声意味着宁州南角那变幻不定的海流与旋风意味着水陆风与顺坡风交战激起的滔天骇浪与暗雾。

这儿可是航海人口中最难捱的羽妖陡崖。

“快回去吧”向瓦牙在风行云头上的陡崖顶部喊道“风暴要来了。”向瓦牙是个小男孩儿长得像所有的羽人男孩一样清展露眼角向上斜挑着几乎飞入鬓角。他的箭射得也很漂亮在比赛中能得到许多女孩子的欢呼。他唯一的问题就是胆子小了点不能陪风行云在那些雕像头上跳来跳去。

云渲染 http://www.grd.com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去年全国立案各类草原违法案1.78万起
  • 坚持立德树人思想引领 加强改进高校党建工作